封号。






想吃赤智!赤智!!!!!
当什么文手,不如当个脑洞制造机
社交障碍晚期患者
做什么写手摸什么鱼,不如当个可爱的小天使

【APH/鬼冷】画——国庆贺文

一.

众所周知白泽虽然有一个能把自己画的东西变活的能力,却有着一手差劲的画工。
“画画什么的,还是算了吧,白泽大人……”
(白泽大人到底是为什么对画画有着这么莫名的自信啊……)
白泽含蓄微笑,不言不语。
看到他如此专注认真的模样,来人不禁一愣,恍然惊异觉着这能画出一幅旷世神作来。
“——好了。”
等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的人急忙赶上前试图一睹这“杰作”的真容,下一秒却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
“……白泽大人啊……不没什么,真是鬼斧神工的画技啊……”
(鬼画符吧这是……)
眼尾微红的神兽眼中划过隐秘而微妙的笑意。

二.

王耀家里有一个房间,专门收集各种作画。
那些画面或大或小,或笔触精致或风格迥异,却都透着股浓郁的灵气,不经意移开视线间便或许能窥见画上的生灵仿佛活过来般动来动去,定睛一看时又静止如初。
而据说王家没有外人时不管房子里有几个人都会热闹异常,间或有些野兽的人类的天籁的粗狂的声音传到街坊巷子里,叫人好一阵在意,一时间流言蜚语绵绵不绝,而王家人面上并无异色,甚至有说有笑,渐渐的也便没了嚼耳根子的话了。
而时常见到王耀的人或国/家体现都知道,王耀有一把异常珍爱的扇子。
不论去到哪里,王耀的那把绘着腾龙青云的扇子都不会离身,时不时还取出来观赏一番,装装逼(划掉)
。扇子用上好的乌木作柄,丝娟作面,画上的龙活灵活现,鳞片闪闪发亮,双目炯炯有神,动作灵活无比,仿佛下一秒便要破这画面而出,飞腾于青云之间。
见过那把扇子上画面的人都对那画工赞口不绝,就连极为严苛的鉴赏家都惊异于如此巧夺天工的画技,连连追问大师名讳,神色之间满是尊敬与敬佩。
而王耀只是施施然把已经有些年岁的扇子一收,脸上笑得高深莫测,不论他人如何追问也只会说:“不过是一位旧友酒后一时兴起的玩耍之作罢了。”
世人震惊。

三.

“好久不见了,王耀。”
“你也是,白泽。”

当年游龙不慎,坠落于睡梦之中,瞎目断爪,着实凄惨,当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时日不多时,他却又沐浴在战火中一点一点站了起来。
东方的巨龙,即使时过境迁,岁月悠悠,它仍旧守护着这片古老悠远的土地。
而今,一切都在变好。

“当年的小家伙,已经这么大了啊。看来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能过得很好啊。”
“这是自然。”
王耀笑笑,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神色变得坚定:“很快就好了……很快。辛苦你了,真的……对不起。”
白泽温和地揉揉他的头:“你我之间何必如此,我从来不曾怪过你啊。”说着递出手中的卷轴。“这是今年的贺礼。”
“要加油啊……我可是,一直都在等着呢。”
“等着你接我回家。”

卷轴上,是王家人和乐融融、热闹非凡的画面,白泽与东南西北四方神兽以及麒麟也在里面,笑意嫣然。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什么都画不好,唯独过往的这些王家人与耀家神兽画得惟妙惟肖。
那是深刻在骨血与灵魂上的记忆。

*这里借用了白泽“瑞兽”的定义。
*白泽所在的地方即是和平之泽。

评论(4)
热度(11)

© 雨落乔木乔不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