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号。






想吃赤智!赤智!!!!!
当什么文手,不如当个脑洞制造机
社交障碍晚期患者
做什么写手摸什么鱼,不如当个可爱的小天使

【王耀生贺】冠

2016.10.01王耀生贺

*对不起我迟到了!!!!!!!!!!!!QAQ

*因为之前U盘格式化,存稿丢失了,所以这一篇是仓促之下赶出来的新的贺文x

*然而我还是没赶上国庆QAQ耀君对不起QAQ

*如有bug或者不合理之处还请见谅

*写这篇文其实卡顿了很久,写写停停,没能连贯地写下来,所以可能会有觉得跳戏的地方……请见谅

*文笔不好,表达不出我的一些想法,但还是想把这篇文写出来,献给少主。

*大量借用《为龙》里的经典内容,不喜勿喷。

*听说湾湾是有个名字叫王晓梅,也可以叫王梅梅,这里选择叫王梅梅因为我们的生活老师叫王晓梅……

*王耀从诞生起就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改朝换代就换人换王耀的说法。

*为了区分,以朝代或国号称呼那个时候的王耀。

 ——————————————————————————————

欲带王冠,必承其重。——题记

 

四周漆黑一片,面前只有那一面等身镜,微微散发着莹白的亮光。

王耀站在房间中央,沉默地看着镜子里的白茫。

许久,那些白茫终于泛起了点点波纹,越扩越大,最终竟像是漩涡一样旋转起来,再一点一点地被漩涡中心的黑洞吞噬。

黑洞消失,镜子里浮现出了一个青年的身影。

青年闭着眼,五官与王耀极为相似,却有着与王耀不同的凌厉,是平日里王耀极少表现出的不怒自威的气场。

王耀细细地打量着他,目光里沉淀着眷恋与骄傲。

衮、冕、黻、珽、带、裳、幅、舃、衡、紞、瑱、纮、綖……王耀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流连、下移,最终再度停留在那紧闭的双眼上。

又见面了啊。他想着,眼神有点涣散。这次是哪一年的呢?

青年转醒,王耀立刻收敛神思。镜子里的青年缓缓睁开眼,明亮的光芒在眼底流转。

与王耀温润的琥珀色不同,青年的眼睛是锐利的金色,直直地望进王耀眼里。

“……?”青年开口低声说了句什么,语速有点快以至于听不清,但是王耀并不在意。

“好久不见,”王耀开口,目光温和,眼角带笑:“……秦。”

被称为“秦”的青年眯起眼,上下审视着王耀。王耀也不恼,嘴角保持着浅淡的弧度,安然立于周身的黑暗之中。

他并没有穿西装或军服,虽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他理应穿上它们。

他着的是汉袍。

黑色为底,红色为边,暗纹绣于其上,流光浮于其表。深沉、华丽却不失沉稳大气;衣袍过膝却不会影响行动;衣服看似拘谨实则非常修身活络……还有这样的配色……

“这是武服。”秦耀抬首,审视的目光照进王耀的眼睛。

“嗯,没错。”王耀眉眼弯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金色的眸子稍稍移了移,便猜到了大概。秦耀闭了闭眼,换上了较为和缓的表情:“可还安好?”

王耀没有立刻回答,秦耀也不急于得到答案,他抬起手慢条斯理地开始整理自己的冕服,仿佛在整理自己悠长而遥远的思绪。

他清楚自己所肩负的责任。他已独自在世间生存了三千年(虽然没有眼前的这个王耀久),诞生于人们的第一个氏族成立之时,摸索着创造出工具、图画。微弱的文明之光自他与人们手中诞生,而后有了语言,有了文字;人与人、氏族与氏族、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沟通交流加大,中间有摩擦,有冲突,但最终回归和平。他不时会感到疼痛,鲜红的血浸湿了衣袍,落梅一般在雪白的皮肤上肆意游走。他痛苦、难堪,找不出缘由,却死不了。

依稀记得在他意识昏沉时耳边有声音响起,低沉庄重,古奥森严:“你不会死,也不能死。你生而为龙,定当遨游于世间,守护这神州大地上的生灵万物。你会慢慢长大,但你仍需努力变得强大,直至不再被人欺辱;到那时,你将登上顶峰,傲然立于世间!”

他挣扎着睁开眼,却只发现又是一季花开时,身边的人一直在长大、老去、死亡,人们来来去去、聚聚散散,一切都在流逝,在变化,唯有他仿佛活在时间的缝隙里,始终保持着稚子的模样,一如初见,不会老去,不会死亡。

不是没有变化,不是没有成长,只是太过缓慢,缓慢到叶子落了几十度、青草长了数十载,他才终于由三岁稚儿变为五、六岁的模样。依旧是那白嫩臂膀,肉圆脸蛋,鸦羽发丝,子夜星眸,然而那夜幕般的眼眸里却泛起点点炫目星光,眼波流转之间如有金色流光在悄然酝酿。

然后,便有了“国”。

也是那时起他才得知,自己是这袤袤九州,泱泱华夏;乃是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亦是这一方安隅上所存在、兴盛的“炎黄”。

我乃华夏,是为炎黄。

“我们……都很好。”耳边突兀地响起王耀的声音,秦耀收回思绪抬起头,便看到王耀不知何时闭上了眼。

王耀站在黑暗之中,孑然一身,黑色的武服仿佛将他融进浓稠的黑夜里,红色的衣边却犹如鲜血凝成,艳得令人心惊。他闭着眼,墨色的羽睫在略显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淡色的阴影,唇角勾起温暖的弧度,白璧雕琢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神色。

“国泰民安,人心向望,瑞雪兆丰年……”王耀双目微睁,垂下眼开始轻柔地整理衣袖。“我们都很好。虽然会有摩擦,会有冲突,但是,我们都感到很幸福。尤其是燕子,几个月前还兴冲冲地跟我说要给我们每人做一套衣服,她可是好久都没动过针线了,难得有了兴致。”

秦耀透过一层薄薄的镜面看向王耀,不禁有些晃神。

他所身处的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黑暗,身上沾染着鲜血,脚下是万丈深渊,累累负担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每踏出一步都要摸索、定夺许久,因为一步错便会是万劫不复——

可是他站在这里,垂眸浅笑,周身气场安然若素,仿佛没有什么能击垮他。

“她倒是懂你心思。”秦耀只是愣了下神,很快接口。

王耀笑着摇摇头:“是呢。这丫头,精得很。”

一时无话。

秦耀看着王耀苍白的面孔,不由得想起那段被王耀称之为“耻辱”的日子。

那是他在所有“窥伺未来”的时间里见过的,王耀,或者说,未来的他,伤得最重的一次。

由内而外,完完整整地,被狠狠地施以了“重罚”。

重罚。当时的他惊怒于外族的狂妄的同时,也讶异于未来自己的脆弱,甚至,羸弱。在得知清耀因药物的作用而变得瘦弱不堪之后,他才明白清耀口中的“重罚”是什么意思。

幡然醒悟之后,是彻骨的冰凉。

是啊,他怎么忘了呢?

作为一个独自走过了四千多年、将近五千年的国家,几乎是没有什么能直接伤害到他的。几乎。

几乎——唯独,他的子民。

我乃华夏,是为炎黄。

彻骨恨,透心凉。

他不清楚当时的王耀是怎么撑过来的,只知道那个时代,被后世子孙评定为“最黑暗的年代”;那段历史,被后世称为“国殇”。

秦耀没有经历那时的战争,但他知道那时的王耀没有选择的余地,他面前是虎视眈眈的敌人,身后是万劫不复的悬崖绝壁——要么死,要么战。

他选择了战。

秦耀笑得桀骜。

他没有经历那段时光,无法体会那时王耀的悲痛和绝望,但他经历过战争,见识过尸横遍野的惨状,那时他身心上的创伤都足以让他几乎放弃呼吸,何况那场“国殇”?但尽管如此,他非常清楚,有些东西是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磨的,更不会因为外物的影响而丢弃——

千百年又如何?东亚病夫又如何?

且叫你们这帮草野莽夫看清,我炎黄子民千百年来未曾改变的铮铮傲骨;且叫你们这群无知鼠辈见识,所谓的“东亚病夫”如何浴火重生!

我泱泱华夏,生而为龙。即使一朝折断掌牙,拔裂鳞片,瞎目断爪,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在想什么,这么激动?”

秦耀从回忆中挣脱,抬眼看见王耀关切的看着他,随后抬手指了指眼睛。“眼睛变亮了。”

秦耀讪笑,道:“想起了清末,‘国殇’。”

王耀愣住。半晌,她才终于开口,神色有些黯然:“……那时的我,确实、太弱了……没能保护好子民,还自大地认为自己无人能敌而闭关锁国……”

“我并没有怪你,而且,那也不全怨你。”

秦耀的嗓音变得温柔,他看着王耀震惊的双眼,报以一个安抚的笑。

诚然,论见识、年龄等等太不上眼前的王耀,他桀骜、自大、不懂得收敛自己的狂气,自负地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认为秦朝能千秋万代——相较之下,他像个幼稚又中二的孩子(王耀语)。

可偏偏,往后历朝历代的王耀,都对他恭敬有加,因而,他的话语往往能给后世的王耀带来很大的影响。

原因?大概是因为那双——

“眼睛。”

秦耀抬手抚上那双在黑暗中仍熠熠生辉的金眸,若有所思似的娓娓道来:

“我曾想过很久为何后世的我,包括比我更强的‘王耀’都对我恭敬有加,明明许多方面我都不及后世万千——我也问过历朝的‘我’,但没有一次能得到确切的答案——后来我想,大概是因为这双眼睛。”

“你我都清楚,‘王耀’的眼睛,一开始,是纯黑色的——那是与最开始的炎黄子民一样的颜色。”秦耀顿了顿,继续道:“然后,我们发现了麒麟、发现了龙、发现了白泽……等等,那样的许多神兽,接着,创造了文明。”

“那是一切的开端。”

“从那时起,‘王耀’的眼睛一点一点地变化,直到中原第一次正式统一——也就是直到秦朝——这个时候,‘我’的眼睛变成了金色。”

金色的眸子看向琥珀色的眸子,秦耀再度开口:

“至于这份金色的缘由是什么,又是由什么来支持的,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双与众不同的眼睛所代表的含义。

“它可以代表很多:权利、地位、身份、力量……等等,但同时,它也代表了更多其他的,更重要的东西——文明、传承、希望、尺度…以及最重要的,责任。

“我相信,‘我’从未忘记我第一次得知自己身份责任时所下的决心,亦从未忘记我开始带上这顶冠冕时对自己的警示——”

秦耀下意识地抚上头顶的冠冕,王耀则抚上头顶。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异口同声。

两人双视而笑。

“你跟我说过,‘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的确,眼睛骗不了人…”秦耀似是回想起当初见到清耀颓唐的样子,眼神变得柔和。“那个时候,我确实十分愤怒,但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我’的眼睛,在有的时候也代表了一种信念,一种不服输、不放弃的信念。

“那个时候,‘我’虽然很虚弱,甚至不堪一击——但是我看见,尽管那时‘我’的眼睛已经被大部分的黑色和负面情绪所覆盖,可是‘你’的眼底,依旧有金色在流转。”秦耀第一次露出相当鼓励和温柔的笑容,他看向王耀,字字铿锵:“‘你’并没有放弃战斗,并没有放弃子民,即使是在那样理论上必输的情况下,‘你’依旧没有放弃希望……那样的‘王耀’,才是真正耀眼的存在。我连鼓励和称赞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去责备‘你’?

“我从未有过责备或怪罪后世‘王耀’的想法,因为历朝历代的‘王耀’,眼睛都是耀眼的金色,包括你——”秦耀伸出手,隔着镜面抚上了王耀的眼睑:“你甚至可以说是所有时代以来最出色的——你的眼睛依旧是金色的,但你将它们隐藏在了无害的表皮下,养精蓄锐、积攒实力,同时对外宣称无意争霸……”两人眯起眼,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嘴角的笑意如同冬日的太阳,淡而冷。“设武备而不为害,所以为仁也。”

“我确实无意与阿尔争霸,”王耀开口,唇畔含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只想保护我的子民不受欺辱,至于其他的……至少在我有能力确保不会被‘风’吹倒之前,那些东西就让那些……后辈们闹去吧。一山不容二虎,我倒是乐意隔山观虎斗,至少目前是。”

他叹了口气,眼神有点惋惜:“但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应当跟清末时的我说啊……如果那时的我听到‘我’会这么说的话,应当会更早地振奋起来吧……”

“不是有麒麟么?”秦耀轻笑:“那些话,可是让我自愧弗如啊。”

王耀也笑,脸上有了些粉色:“……不愧是麒麟。”

他闭上眼,开始轻声念出那段话,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格外地掷地有声。

“尚不是你归去的时候。你有天命在身,自当千秋万代。你会活得跟这世界一样长久。

“你生而为龙。即使一朝折断掌牙,拔裂鳞片,瞎目断爪,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

“生而为龙,光耀千秋。”

无端地吹起一阵风,王耀睁眼,只见一条金线勾成的龙从黑暗深处游来,盘旋在他身周,带起一股股气旋。

龙头朝向他,眼睛与秦耀的双眼重叠,竟是无比的契合,他不禁愣住,脱口而出:

“我乃华夏,是为炎黄;生而为龙,光耀千秋。”

“为王者,自当光耀天下,永生永世生生不息——谨记我的姓名是炎黄。”秦耀开口,一字一顿。

王耀将右手握拳放到心口,肃穆而立。

他开口,仿佛在立下一个庄重的誓言——

“谨记我的姓名是炎黄。”

“嗷——”

金龙似是有所感应,仰天长啸,身上线条呼吸般明灭。

它呼啸着,围着王耀再次绕了个圈,然后一下钻进他身体里。

黑暗中响起了龙的声音,深沉的、久违的、该死的熟悉,让人想要落泪——

“吾从未离去,王耀。你有天命在身,生而为龙,当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而吾与你同命,只要你一息尚存,吾便不会消散。吾会一直在你身边,护你一世。”

王耀努力收敛情绪,可他的声音克制不住地颤抖:

“你的愿望?”

这一次响起的不止是龙的声音,历朝历代的王耀都出现在镜子一端;还有麒麟、白虎、朱雀…等等神兽;以及不知从何而来的,人类的声音,带着不同的口音,不同年龄的音调,不同性别的音色,一齐响起: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大哥?大哥?醒醒。”

王耀睁开眼,王濠镜带着忧色的脸出现在视野里。“没事吧,大哥?你哭了?”

“濠镜?唔几点了……?”王耀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

“六点半。大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做噩梦了吗?”

王耀回过神来摸了摸脸,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湿濡濡的,还带着笑。

他想起方才的梦,心情顿时开朗无比。

“大哥?”

“小澳,”王耀语气轻快地道。“我刚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虽然长,但是很美好……”

王濠镜看着他。

“我的子民,我的朋友们……”王耀闭眼,微笑。“他们都很爱我。”他睁眼,金色的眸子带着暖意看向王濠镜。“我很幸福。”

王濠镜愣住了,他眨了眨眼,王耀的眼睛依然是熠熠生辉的金色,但他的神色却依然温柔。“……大哥?”

“嗯,我在。”

王耀单手支脸,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带着玩味的笑意看着王濠镜。

过了一会儿王濠镜才反应过来,他想不要表现得太激动,但脸上按耐不住的笑容出卖了他:“大哥——”他顿了顿,似乎在想合适的措辞。“生日快乐…今天想穿哪套衣服?”

王耀起身下床,窗外传来轻灵的鸟叫声,预示着今天的好天气。

“唔,随便吧,西装就xin……”他转头,看见了一个略眼熟的东西。“那是?”

王濠镜回头,顺着王耀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床头柜上工整地摆放着一套黑底红边的汉式衣服。

“那是燕姐做的汉服,我们每个人一套,这一套是大哥你的。”

王耀愣愣地抚摸着那套衣服,突然低声笑道:“她懂我的心思啊……”

“?大哥?你打算穿那套衣服了吗?”

王耀点点头,笑着没有说话。

 

“大哥早上……”王梅梅刚开口和王耀打招呼,抬头便愣住了,后面的话基本是靠惯性说出来的。“好……?”

“早。”王耀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转头跟客厅里一众呆住的王家人打招呼:“大家早上好啊。”

“早。衣服很合身嘛,看来我手艺还没退步。”王春燕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毫不意外地跟王耀打了声招呼。

“是啊。”王耀笑着接口,冲王家众人挥挥手:“怎么都呆住了?是我太久没穿这种衣服,你们有点不习惯?……那我以后要不要多穿几次?”他笑眯眯的,像只狡猾的猫。

“不不不……大哥。”

“大哥!”王川和王渝激动地跑过来握住他的手:“一定要多穿啊!大哥这样子穿特别帅!”

“大哥——”

“大哥……!”

王家众人纷纷反应过来,都难掩激动地围了上来,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好一齐喊了出来:

“大哥……生日快乐!(欢迎回来)”

王耀淡定地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勾起一个很大(腹黑)的弧度:“嗯,生日快乐(我回来了),谢谢。”

 

早饭过后,大家都忙着准备国庆的活动去了,王耀偷闲悄悄溜了出来。

今天北京难得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碧空如洗

王耀走到庭院中,金色的眸子晕开在晨光里,像极了通透的琥珀。

他闭上眼深呼吸,片刻后睁开,眼睛变回了温润的琥珀色,却是更加的剔透、犀利。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耳畔有混杂着不同声音的低语响起,像是许多人不约而同地在他耳边低声说话。

“我会的。”他笑着回道,尾音消散在空气中。

 

 

—所谓后记—

*想给少主一个与过去的自己沟通的机会,让他与过去那个骥骜自信的自己一个交谈的机会,让过去的自己给予现在的他一个肯定的认同,让他放下过去,再次努力前行,笑傲天下。或者说,给他一个逐步回顾自己的机会(因为只写了秦),一点一点回忆起曾今的傲骨铮铮和曾今的骄傲霸气(显然他从来没丢过),整理好自己紊乱的心绪,然后推开那扇尘封的大门,大踏步走出去,向全世界高调地宣布:我回来了!(是指告诉全世界,我还在努力,我不会放弃,我失去的终将夺回,而我期望的终将实现。)

*↑……我是个语废x上面的大家能理解就好x

*全文从写手稿、修改、到码好,耗时一个星期,共5873字,希望大家喜欢。

*引用《为龙》里的话:

“属于他的一切希望终如所愿,世间一切美好终归他手。

我们必将消散,区区几十年的时间,在这个人几千年甚至更长的生命里,只是尘微。

但是,直到闭眼永眠的那天,我愿为他此生骨血肝脑涂地。

若有下一次转世,以及再次的,再再次的,重生的时间里,依旧希望着,能生于此处。

并且在无数次的,睁开眼初次面对着世间时,还是可以看到同样语言,同样肤色,音律依旧的夜空。

而他仍然挺直了脊梁,伫立于此天地之间。

为龙。

为龙。

为龙。”

我爱你,我的祖国。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此生不悔生中国,来世还愿诞天朝。

(到这里一共6746个字x)

评论(8)
热度(46)

© 雨落乔木乔不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