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号。






想吃赤智!赤智!!!!!
当什么文手,不如当个脑洞制造机
社交障碍晚期患者
做什么写手摸什么鱼,不如当个可爱的小天使

【太乱太】静止的时钟(暂完)

  • 脑洞大概?短小意识流注意

  • 校园paro 异能保留

  • 年龄操作有

  • 脑洞源于某天晚上看到学校的钟塔,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两人的对话,当时还在想这钟估计到期末都不会再继续走了吧,结果第二天早上它就继续走了(手动再见)

  • 脸有点疼(。

  • 讲真那个钟已经停了快两个月了,学校这两个月都没发现它停了吗????

  • 头脑组真的很可爱⁄(⁄ ⁄•⁄ω⁄•⁄ ⁄)⁄

  • 所有文的目录

下面正文:

 

“停了很久吧。”江户川乱步拆开棒棒糖的糖纸穿过学校广场的时候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

他身边正翻着《完全自杀手册》的太宰治闻言抬眼看了看他,下一秒又将视线自然无比地转移到了广场东边的那座钟塔上,语气是漫不经心的懒散:“是啊,快两个月了吧。”

两人继续向前走,短暂的对话也没头没尾地结束了——虽然这甚至称不上是对话。

江户川本身并不是喜欢吐槽的人,太宰亦然,所以两人谁都不会也没有心思去吐槽校方是否有注意到这个作为学校标志之一的建筑的运作,不过是茶余饭后一句无心之言,谁都不会去在意。

可是两人在说完话后却又默契地勾起微笑,互相连视线都没有接触,却都不知怎么地知道对方在笑。

于是就这样一路无言却又诡异地默契着走到了教室。

上课铃恰到好处地响起,教室里吵吵闹闹的,待两人走进则是变得更为热闹。

“喂!太宰!还有江户川!你们怎么才来!都要上课了!”班长国木田一拍桌子冲两人吼道,一边的与谢野则是单手撑着下巴“呀啦呀啦”意味不明地笑。

“国木田君,生太多气会长皱纹的啊。”

“是、是吗?”

“是啊是啊,快记下来~”

“生太多气会长皱……”

“骗你的~”

“太!宰!治!”

“哎呀~”

江户川眼疾手快地一把拉过太宰治回到了座位上,正好此时班主任福泽谕吉走了进来,班上也恢复了安静。

X

江户川乱步正单手支着下巴看向窗外发呆,突然一个纸团落在他桌上,他看过去,太宰治正冲他微笑招手。

展开纸团,上面只画了个“?”

乱步突兀地大笑起来,班上的同学和老师却像是习以为常一样熟视无睹,丝毫不在意地继续讲了下去。

太宰治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乱步许久,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X

下午武侦班的门口站了三个人,说要找太宰治。

隔壁港黑班的班主任,体育委员和班主任助理(吉祥物)。

森鸥外、中原中也和爱丽丝。

太宰治磨蹭许久才满脸不情不愿地飘了过去,站在门口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成功地把爱丽丝给消除、把中也气得暴走再堵得森鸥外黑气外泄之后,太宰治才猛地甩上门,跑回了座位上趴着。

X

“所以,就是这里吗?”

“我的异能力【超推理】可是不会出错的。”

“那么——”太宰治活动了下手腕,下一秒他手中的小刀抵上了江户川乱步的喉咙。

“乱步先生,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个钟塔停走的原因呢?”

江户川乱步的眼镜闪着冷光,嘴角的笑意兴奋而疯狂。

X

(讲真我编不下去了x)

X

“乱步先生?乱步先生?醒醒。”

江户川乱步睁开眼,太宰治的手擦过他发梢,正坐在他床前微笑着看着他。

“怎么了乱步先生?梦到什么了吗?”

乱步盯着太宰许久,而太宰也一脸无辜地微笑以对。

最终乱步眯起眼睛笑开,他一拳打在太宰肩上,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这次就谢谢你了太宰。”

太宰治笑笑,没有说话。

X

“说起来,这座钟,”太宰治看向对面的墙壁。“终于修好了吗?”

乱步看过去,雪白的墙壁上那座停走了两个月之久的医务室的钟,终于又开始走了。

-fin-

评论
热度(12)

© 雨落乔木乔不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