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号。






想吃赤智!赤智!!!!!
当什么文手,不如当个脑洞制造机
社交障碍晚期患者
做什么写手摸什么鱼,不如当个可爱的小天使

背向而行03 三边对话(中)

  • 所有文的目录

  • 【文豪野犬】相关 总目录

  • 《背向而行》00 01 02 03 04

  • 中长篇

  • 本文只有双宰/双太一对cp,其他的暂时没有,有的话会提醒

  • 18岁黑时宰穿越到漫画第一话后设定x

  • 黑时宰改称呼为——太宰修【读音一样】

  • 黑时宰有一个很重要的设定,希望大家能发觉【微笑】

  • 高三党,周更

 

03 三边对话(中)

“你睡地板。”

“你睡。”

“你睡。”

“你。”

“哈?我可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哦,作为客人你应当知道什么是客随主便!”

“那么作为主人你更应当知道什么是待客之道。让客人睡床才是礼仪周全。”太宰修顿了顿,接着说道:“况且我相信你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太宰治闻言回头:“在港口黑手党(Port Mafia)可没有‘尊老爱幼’的说法啊,会这么做的只有中也那种笨蛋小矮人吧。”

嘛、织田作也算一个吧,那个笨蛋。

太宰修低声笑了起来:“我也不认为港口黑手党(Port Mafia)会放任一介干部如此光明正大地跑到敌对组织偷懒。”

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太宰治和太宰修站在月光明亮的房间里对视,不知是否是光线的原因,两人的瞳眸都暗沉得像是能滴出墨来,脸上皆是令人颤栗的安静笑容,房间里针落可闻。

云层悄悄地、悄悄地移动,不觉间房间已被分割成两块,月光朦朦胧胧地洒在太宰治的脸上、身上,而太宰修只是一言不发地、沉默着于黑暗中注视着这一切。

X.

呐呐,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眼前相当年幼,看上去才六、七岁的孩子微微歪着头,双手可爱地背在身后,轻轻踮着脚,一脸天真的笑容问他。

呐呐,你知道,怎么去爱人吗?

我不知道呢,所以你可以告诉我吗?

孩子可爱地脸还有着微微鼓起的婴儿肥,他虽是笑着,双眼却是空洞的,笑意渗不到眼里。

哎呀,都忘了问你有没有爱着的人了、抱歉。

孩子摇摇头,略带羞恼地敲敲头,然后颇为可爱地叹了口气。

他沉默着回看孩子,如同看一部黑白默片。

可是那孩子的声音,确确实实地传到了他耳中、脑海里。

你知道,人活在世上是为什么吗?

他依旧沉默着,孩子与他对视许久,失去兴趣一般闭上了双眼。突然他又睁开眼,变得颇为兴奋一般,他再次踮起脚,做出拥抱他的姿势缓缓张开双臂,然后再次笑着开口,问他:

呐呐,来自十一年后的我——你呀,是被爱着的吗?

X.

“喂!太宰!在想什么,带路啦!”

耳边传来江户川乱步不满的嚷嚷,太宰修猛地回过神,他将手机收起来,对乱步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抱歉,走神了。前面那个路口左转。”

乱步眯着眼转过身,孩子气地蹦蹦跳跳地前进,太宰站在原地盯着虚无发了一会儿呆,直到乱步快转身消失在视野里才叹了口气,小跑着跟了上去。

X.

你呀,是被爱着的吗?

太宰修握紧了手机。

 

From: Osamu

找不到的。能填满我们内心孤独的东西是不存在的。你自己也很清楚不是吗。

 

To: Osamu

那你怎么还没自杀成功。

 

From: Osamu

你不也是。

 

From: Osamu

你是被爱着的啊……所以如果能回去就好好珍惜吧。

 

From: Osamu

啊啦对啦对啦,国木田君说记得带些土产回来哦!我要蟹肉罐头☆!

 

太宰修把前面几封邮件删掉,包括自己的回复,结果只留下最后一封邮件孤零零地躺在收件箱里。

X.

有一点太宰治没有说错,太宰治和太宰修是一个人。你知道的我也知道,你所想到的我也清楚,所以你不愿让他人接触的东西,我亦会保护好它。

就算我们思想相悖,立场相对,甚至背向而行,渐行渐远。

我们依旧是同一个人,不论时光荏苒,岁月蹉跎。

太宰治(Dazai Osamu)的伤口,只有他自己(Dazai Osamu)能舔舐。

同样的,太宰治(Dazai Osamu)的孤独,只有他自己(Dazai Osamu)能理解能承受。

展现在他人面前的,永远都是那个头脑精明、面带微(wei)笑、热衷自杀的太宰治(Dazai Osamu)。

X.

“太宰,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嗨~”太宰治起身,双手插兜表情闲散挂着淡淡的笑意,脚步轻飘飘的好似羽毛,跟在福泽身后出去了。

正在收拾书本的中岛敦一瞥似乎发现了太宰治眼底的青色,不由小声问一旁的国木田:“太宰先生昨晚没睡好吗?”

国木田琢磨着那个以假乱真的炸弹随口答道:“好像是说昨天半夜修(Osamu)先生发烧了,忙到很晚。说起来等太宰出来了我们去楼下坐会儿吧。”

“啊、好的……等等?太宰先生昨晚发烧了?!”

“嗯,太宰说不是什么大事,38.7℃的样子。真是的,38.7℃怎么可能不是大事,也亏修(Osamu)先生今早能正常地起来带着乱步先生去北海道了。”

中岛敦:?EXM???太宰?修(Osamu)先生?太宰先生的名字不是太宰治(Dazai Osamu)吗??

小老虎很想把这些疑问吐出来,但看着国木田的烦躁样他想了想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还是待会儿等太宰先生出来了再问他吧。

X.

昨晚的短暂对峙以太宰治的一声叹息和一句话作为落幕。

月光洒在太宰治白净的脸上,竟让他硬生生看出些许疲惫。那个四年后的太宰治双眼盯着他又像是注视着虚无,漆黑的瞳眸里映着他的身影又像是一抹阴影。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可是看着四年后的自己这样一幅神情他竟也觉得疲惫起来。不是精神上的,也不是身体上的,仅仅是觉得虚无。

恍惚中他听到对面的那个太宰治叹了口气,声音轻飘飘地掠过空气,最后落进自己的耳朵里。

“你是被爱着的啊……被一个即将与敌人一同赴死的笨蛋……所以啊,”

“太宰治(Dazai Osamu)才会离开港口黑手党。”

若将Mimic事件比喻成一盘棋,那么他作为棋手的结果便是满盘皆输。

输给了森鸥外,输给了Mimic,输给了自己。

输给了织田作。

而他早在那之前便已一无所有。

他的世界里一直都是虚无。

X.

【小剧场:无责任发糖,ooc瞩目,私设有,剧透有】

“卡——!大家辛苦了!今天的戏份都拍完了,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的重点是太宰修的心理变化还有乱步和福泽分别与双宰的对话场景,太宰桑麻烦你照顾一下修治啦!”

“好的~交给我吧~”太宰治活动了下稍微有些僵硬的脖子,对面太宰修则是蹦蹦跳跳一下子跑过来扑进了他怀里。

“哥哥!”头发乱蓬蓬的太宰修在他的怀里蹭啊蹭,成功地把自己的头发搞得更乱。“我们去入水吧!”

“诶~殉情吗?好啊~”太宰治非常满意自家弟(lian)弟(ren)的表现,开心地揉着对方的头便准备两人一起离开。

“你们两个!给我停下啊喂!”

当晚,当两人都收拾好准备睡觉时。

太宰治还在擦着滴着水的头发,太宰修从他身后沉默地抱住他。

“怎么了?”太宰治松手,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头。“在担心明天的拍摄?”

太宰修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柔软的头发蹭得太宰治的脸有点痒痒的。

太宰治想笑,可是一想到第二天的剧本却又觉得怎么都笑不出来。

明天的戏啊……

最后他只好选择在对方额上印下一个吻,声音轻柔:“没关系的,我在呢。”

太宰修无声地点点头,将他抱得更紧了。

他们维持着这个动作许久,终于太宰治忍不住准备拍拍对方提醒该睡觉的时候,对方带着点撒娇意味的声音传进了他耳里:“我也在,一直……都在。”

太宰治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嗯,我知道。”

一直都知道。

-tbc-

下章预告:

……是这样啊。

可是将近停摆的大脑已经无法再支撑着他说完前一天的经过,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软绵绵的提不起劲,五脏六腑都好像在被灼烧,他只能勉强接过对方递来的药水喝下,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啊……好像到最后也没有换衣服。


评论(11)
热度(23)

© 雨落乔木乔不熄 | Powered by LOFTER